🐟

首页 UAPP 私信 归档 RSS
1/11

阴暗森林的马戏团au

基于v家歌曲阴暗森林的马戏团为基础的au大概全他妈是ooc,自己看不下去于是来祸害大众 小女孩frisk在街上看到了连体小丑,分发着马戏团的宣传单,快乐的样子。她很好奇,跟着小丑的脚步来到了马戏团。好开心,好快乐!不知几米高的巨人,双头的小丑,吃着冰冷食物的怪物,异形的歌姬,还有数不清的他们和他们,演出棒极了!可这是真实吗?温柔的女巨人带她来到了幕后,从幕后看去,一切都是骗局。团长在电锯的轰鸣声里笑着说,逃走是不可能的。直到最后,连自己都成为马戏团的一员。 frisk好奇的女孩芭蕾舞演员看到了分发马戏团宣传单的连体小丑而来到马戏团被马戏团团长叫做little cat好奇害死猫 *马戏团的台柱子们 toriel女巨人温柔的性格asgore的妻子喜欢做派因为儿子asriel的失踪而伤心不已喜欢小孩子带frisk见到了真实满月时的华尔兹,美丽极了 asgore男巨人和蔼的性格toriel的丈夫喜欢喝茶因为儿子asriel的失踪而伤心不已喜欢小孩子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满月时的华尔兹,好看极了 【月光下夫妇的华尔兹,映在草地上的影子划分了月的惨白。他们思念的孩子,到底在哪里呢?裙摆和裤管掩藏的秘密,埋藏在地下的小匣子,又是些什么?】 papyrus骷髅三兄弟的一员连体小丑的其中一位右半个身子的控制者天真而单纯总是在笑喜欢被大家夸奖什么都尽力做到最好被叫做/艺名叫做little sun gaster骷髅三兄弟的一员连体小丑的其中一位左半个身子的控制着老练而沉默总是面无表情会把分内的事情做好保护着papyrus的天真和单纯被叫做/艺名叫做moon 【或许在无数消逝的时间之前,他们并不是这样的,但那消逝的时间前的事情,谁还记得?现在的他们是马戏团的一员,那过去的他们?谁知道。】 sans骷髅三兄弟的一员带着口笼和项圈浑身赤裸只有犬类的本能并不会说话和直立行走因为暴躁和攻击性很强而被关在笼子里吃着冰冷的食物“内有恶犬” 【他曾想要保护大家,而现在,他只是个luck dog。】 mtt按他本人的话说曾经是一个幽灵为了不耗费完美的嗓子而来到这里有灰暗的过去他相信他的完美做什么都在此不惜 【他只是想要唱歌和表演,于是他成功了。冰冷的机械外壳和背叛,一切都算不上什么。】 undyne鱼尾的歌姬会弹奏钢琴演奏的真的很好听无法离开水失去了一只眼睛并带着眼罩不停的歌唱弹奏着早已枯萎死掉的恋情“瓶子里的鱼” 【如果她坚持一下,她就依旧能演出。如果不,那可能要在干鱼店找她了。开玩笑的。团长这么说。】 *主线会出现的马戏团成员 monster kid“眼球”里的七彩变换就是万花筒活泼而开朗喜欢奔跑时风吹的声音没有双眼和双臂执着的想和frisk交朋友一日忽然失踪 【失去了双眼和双臂,他相信光明和自由自在心中。直到伤口的腐烂和绞上脖颈的绳索。】 blooky他就在这里注视着那个耀眼的身影逐渐锈蚀或许哪天就会轮到他了很期待也很伤心表演着魔术,眼泪就流了下来 【他或许知道什么。但眼泪封住了他的嘴,无法出声。】 狗狗们sans的老邻居各种意义上的柔软的皮毛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掉下来一点 【汪汪汪!呜—呜—呜!汪汪汪!听起来像是发情期,然后他们被禁止这么叫了。】 *马戏团的重要人物 团长微笑着的孩童样貌的人红扑扑的脸蛋他是个秘密呦 穿着白色袍子的人整日忙于工作想要忘记那段死去的恋情自卑且自责被威胁着无法死去 哭泣的毛茸茸怪物劝阻无济于事被囚禁着希望回到过去不要说那句话就好了 所以,欢迎来到阴暗森林的马戏团!【ps,这是一份没说真话的人设】

一个ask,差不多都快变成文了ask 暗森衫:(快速的打开笼子然后跳进水里快游走)【暗森衫是自家的一个au衫衫x有人看设定的话再发好了x】 你打开了笼子,暗森衫从睡眠中惊醒,看到了笼子被打开了,快速的爬了出来,四肢着地的奔跑着,朝着某个方向。当你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他正依偎在连体小丑的怀里,并发出撒娇似的呜咽。连体小丑中的一个苦笑笑,指着衣服说,口水又弄得满身都是,这可是昨天刚洗过的。他委委屈屈的叫了两声,用一种不会弄脏他们衣服的方式继续呆在连体小丑的怀里,舒服的眼睛都眯起来。sans被发现了。毕竟从笼子里私自跑出来什么的。连体小丑想要将已经安安稳稳睡着的他藏起来但是时间已经不够用了。他们徒劳的抱着他,捂住他的眼睛,尽量不让sans看到那些将要来捕捉他的人。撕扯是不能避免的。那些人抓着连体小丑让他们松手,却不知吵醒了他。【未摘掉口笼的结局】看见那些人拉扯自己的弟弟,他怒吼着扑上去,想要咬住他们的喉咙,却被钢铁的口笼挡住了。那些人只是用几根铁链便缚住了他。再次将他关进了笼子里,并加上了一把明晃晃的锁。 【摘掉口笼的结局】 锋利的犬齿撕裂了那人的喉咙,血液灌进他的口腔,腥甜温热的液体让他感受到了被压抑的饥饿。那些人散沙哗然散了。好甜……好饿……他的眼里没有了弟弟们,只有这具因失血而抽搐的身体,那是他的食物。他撕扯着,撕开皮肤露出尸体粉红色的肌理,还柔软着,正好吃的时候。当他觉得自己已经不那么饿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弟弟们,抬头看去,带着一点微笑,却从弟弟们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看向弟弟们的眼睛,颤抖的紫色和橘红色瞳孔里,映出的是似人非人似鬼非鬼,浑身鲜血却又诡异笑着的自己。 “啊啊!”他叫起来,向着弟弟们爬过去,他想要弟弟们明白,他只是太饿了。他甚至撕扯下一大块肉,衔着往弟弟们面前送,呜咽着。弟弟中的一个用自己的手臂捂着脸哭起来,另一个安慰着他,对着努力讨好他们的他说了。 “sans!别再过来了!别再靠近了!” 衫好像明白了什么又没明白什么,歪着头想了想,露出一个混合着血液涎水的笑脸,衔起肉慢慢的爬回那具还温热的尸体旁边,继续撕扯着,不知不觉有透明的水掉在肉上,他摸着那些水,摸着脸,找到了水的源泉,好奇的把沾了水的手指塞进嘴里,咸咸的。于是他咧咧嘴想笑,但不光笑不出来,还发出莫名其妙的悲鸣。 当其他的援兵赶来时,他们只看到一具被撕扯殆尽的尸体,和坐在尸体旁边,一边嚎啕大哭一边疯狂往嘴里塞着肉的怪物。【然后,一个可能是糖的结局x】 sans不记得他做过了什么。他只记得最近几天没有人给他吃的,连水都不给他一滴。他把自己的食盆舔的干干净净,甚至连铁笼栏杆上残留的血迹都舔干净了,也没有人给他一点食物。 因为饥饿的原因他多数时间都昏昏欲睡。直到他听到轻轻的,敲击铁栏的声音,睁开眼睛已是黑夜,一个模糊人影就在他面前。他刚要跳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威胁的声音,人影擦亮一根火柴,看清来人,他发出闷闷的鼻音,变得安静而放松。 他的弟弟们来看他了。从怀里拿出半个干硬的面包,掰开用带来的水泡软,托着伸到笼子里。sans认真的舔食着,动作细柔,尽量不让自己尖利的牙齿碰到兄弟的手心。他不知道这半个面包是兄弟们的晚饭,但对他来说绝对是雪中送炭。sans舔光最后的一滴水,头颅在兄弟的手上磨蹭着,发出嗯嗯的声音,这意味着他很开心。他的兄弟也顺势抚摸着他。直到他安安稳稳的睡着,他的兄弟们才离去。睡梦中,他的嘴角带着一点微笑。

再逼我写精准【】下乡家属感想我就出社会主义之下这个au了啊!_(;;;;;;;;;;;;;;;;;;;;;;;;;з」∠)_不可能】

存一下大概是sia和Larry的身份互换这样子的

【整理】各种测试/生成器 产粮/脑洞/生娃/恶搞用

Paperjammy: 小8(汪): 瑜大闲闲: 哇 一单位橙子-每天坚持给后宫加柴: #不务正业产物 经过初步粗略的筛选 #可能下次闲的蛋疼了就更新了【不存在的# #我真的要开始学习了【不可能的 在线随机数字生成器【抽奖抽梗都好用】 用于肝人设【还可以当换装小游戏玩】 【注:以下未标注的话都是在shindanmaker上的,网页比较慢,建议pc食用】 cp向 【cp互动】 【cp三题】 【cp体质】 【cp一梗】 【cp开车的两个关键词】 【cp开车【bl】 【诱惑服装】 【告白场景】 【婚礼】 关键词生成 【画手脑洞关键词【三个】 【三题】 【另一个三题】 【3关键字【微抽象】 【场景视角气氛生成】 生娃/玩趴/恶搞 【abo性别及信息素气味】 【少女形象】 【男性人设】 【JJ长度测试】 【主人生成】 【爱豆【女】人设生成】 【不为人知的一面】 【奇怪的控】 【死法】 各种异世界人设 【异世界转生人设【目前看到最全的】性别身高技能属性面板等等】】 【某魔幻世界观下的角色设定测试】 配合【自动计算excel卡百度云】食用 【异世界人设生成【含职业与属性面板】】 【中世纪魔幻世界人设生成【身世描述】】 【奇幻世界攻略游戏人设【年龄种族属性职业与主角经历描述】】 【异能生成【来历能力成就】】 【魔幻世界法师人设生成【服装技能性格描述】】 【在古代的姓名号】 【奇幻生物【外貌描述】】 【猎人生成】 各种附属生成 【二次宠物【叫声外貌智商性格品种描述】】 【旗帜生成【比例样式颜色特征图案】】 【恶灵古堡】 武器 【驾驶的机甲【大小动力系统名称】】 【古风武器【含名称长度重量传说描述】】 【古风武器【材质描述 其他比较抽象】】 【二次元武器生成【仅名称】】 【武器生成【仅品种】】 【橙光游戏】【古风故事生成器【bg】】

佛为什么会流泪,不是因为佛自己的悲伤是因为普渡众生。贪心不起嗔心不起。天天旁听我妈唱佛机的佛经。总觉得被洗脑了(bu)

如果三年前的自己被现在的自己遇见了估计会被暴揍一顿唉,当年就是欠揍

打喷嚏总让人措手不及,充分暴露了一只猫的挑剔、尖酸、傲慢、无理取闹以及略带一点神经质的唧唧歪歪。 我天这句话超棒!好有意境啊一只打喷嚏但依旧保持着骄傲的猫还要傲娇的叽歪着【等等啥意思】总之就是,超棒!来源是别人的空间的一个评论,悄悄的抱过来太喜欢了,感觉像做贼一样。

幻想菩萨女孩

背景日本bgm:幻想菩萨女孩,日文不会打otz歌词引用有fell衫拟人x佛教徒fell福自我放飞产物,如果觉得看着瞎眼就评论或者私信我我改或者删掉,毕竟自己也觉得不好没弄完还打上tag让人看简直不要脸其实还是想要别人看的。佛教用语有用错的请务必告诉我,我改,毕竟也不太懂就是看了看百度百科。 三号街一区二间。不管怎么说,在出门丢个烟灰缸里爆满的烟蒂以及灰烬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见到了微笑的眯眼女孩。“别拿三宝论来和我套近乎。我不信佛。还是说八正道你想集个齐?”他先开口。八正道不是八种死法。女孩反驳。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方便,正念,正定,此乃八正道是也。通向涅槃重生的八种正确方式。那你看我哪条符合了?或者说哪条你符合了?女孩不言,低眉顺目,握紧了手里的小树枝。“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女孩消失在外楼梯的转弯。嗜好,酒精,性冲动。他更倾向于肉体的愉悦。毕竟对他这能不能见到明天那该死的日出都是个问题的人来说,足够了。毕竟他干的勾当都见不得人,而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狙击的对象。得过且过,醉生梦死,足够了。不过三年前那个女孩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眯着眼睛微笑,低眉顺目,满口的佛家道理,手里是万年不放的小树枝。那时他刚干完一票大的,拿了钱喝酒,喝到伤口的疼痛都难以察觉。喝醉了,又丢了钥匙,坐在住处门口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肺部和空气都浑浊的像是进了灰。天气很凉爽。那个衣衫褴褛的女孩拾到他的钥匙,并且还给了他,对于他大方的,其实是喝醉了的一张万元施舍没有拒绝,收下后笑眯眯的说着“你我有缘。”“缘屁缘。”他嘟囔,呼气带着酒液,香烟还有血的味道,晃荡的站起来。“因缘。我愿度你。”女孩依旧笑眯眯。“滚。脑子有问题吧。”他骂骂咧咧的开了门便进屋,关上门,径直倒在脚垫上,睡死了。然后就是两个月。他没出门,在家养伤。伤足够深,他也没寻思明白自己怎么还没死。有人敲门,他没应。不过他顺着门镜看去,那个女孩就在不远处,朝着他微笑,赤足,依旧衣衫褴褛。口里似是在念着什么。等到兜里的钱就剩下三百円,伤也好的差不多,又接到了单子。不干活他连枪的子弹钱都支付不起。不过这次的任务并不好做。对手强大,而他伤虽好却伤了元气,四回合就几乎要败下阵来。不能用枪。他没子弹。只能背水一战了。下定论决心睁开眼睛,远处似乎看到了那个微笑的女孩儿。只三回合,对方不敌,成了刀下鬼。浑身浴血,订单主要的东西没找到,这回算是白干了。“妈的。”他骂一声。走出巷子,绕着没人的小路往住处走。女孩不知何时跟在他身后。“你杀生了。”女孩喃喃的说。“能怎样?”他反问。“你他妈跟着我干什么?”女孩沉默。随即拽过他的手,把那张万元塞在他手里,与他成反方向,走了。“我愿度你。”他分明听到在转身的瞬间,女孩轻声说。“度个屁。”他早已万劫不复。这万円被他拿去买了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嗑。”他把白色的丸粒丢在浑身颤抖,被戒断反应弄得半死不活的满脸泪水的不断干呕却执着念着大悲咒的女孩儿面前。在三秒内抓过药物服用,慢慢脸上出现幸福的表情。女孩睁开眼睛,很漂亮的黑色瞳孔,只可惜涣散着。“不可言……”她微微念叨着。“你说的没错,八正道我做不到。”清醒过来的女孩儿抹了把脸,握住手里的小树枝。“什么时候开始嗑的?”“三年前。”“碰这玩意干什么。”“不立文字,教外别传。”“说人话。”她沉默。“……你说过你不干净。”女孩叹息。“你看我不也是吗。”挽起的袖口,静脉处一道道暗红色的伤疤狰狞。“因果轮回。要我回报你吗?我成年了,没问题的。”“不。”他回答。径直走开,留下还没什么力气的女孩。走出十米回头,女孩已然消失,药物散落一地。可惜了。药物什么的还是很贵的啊。佛说,爱恨贪嗔痴。“我走不出。”女孩咬着嘴唇,在无人看见的角落抱头痛哭。 三号街二区二间。他换了个房间。退回来的房租足够活上半个月。最近没怎么看到女孩儿。应该说近来三年。女孩消失三年了,可他总想起她。点了根形状歪歪扭扭凄惨的烟。他连烟都没得抽了。这最后一根还是从某个揉烂的烟盒子里破拆出来的。他在这里几年了?四年了。只是说期盼着从冬天最冷的三个月解放。你舍过么?坐在五楼的外楼梯扶手上,女孩荡着双腿。曾问他。那时他们已经认识快一年了。关系有些微妙,有点像是在谈恋爱。想起来他还是嗤笑。一个干黑活的,一个磕药的,绝配的组合。我舍不下。他回答。人生那么多嬉笑怒骂,谁舍得了?不过或许哪天一不小心死了就什么都舍得下了。那你看我是常人么?是。他抬眼望了望这个女孩。脏兮兮的一个小丫头,赤脚,眯着眼睛笑,低眉顺目,跟个讨好人的流浪狗似的,根本看不出来成年的样子。或许你应该回家去找你爹问问。他回答。喔。女孩简短的应了一声。甩着手里的小树枝。你我有缘,我才度你。你个磕药的还好意思说我。他逗女孩。“佛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众生,哪怕多么恶劣的坏人。在佛的眼里,所有众生都如现世父母……”女孩开始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起来。“停,停。打住。我不想听。”喔。女孩停止眉飞色舞。沉默的握着小树枝。“啊,你拿着树枝做什么。”他打破沉默。“点化众生。”女孩小声的说。“什么?”“没什么。我先走了。观世音菩萨会保佑你的。”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可能是死了吧。说回来,特地给她留了一些药呢。他也终于找到能换饭吃的活计了。任务是暗杀某个人,取他的舌头。匿名的信,匿名的人叫信者得。信者得(1)。不好笑的双关笑话。此去凶险。 未完待续。 (1)信者得,日语谐音是“死んじゎえ”,意思是去死吧。我不会日语我只是引用了歌词里的双关。

幻想菩萨女孩

顺便,bgm也是这个,幻想菩萨女孩,超好听,安利。歌词有引用。 这万円被他拿去买了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嗑。”他把白色的丸粒丢在浑身颤抖,被戒断反应弄得半死不活的满脸泪水的不断干呕却执着念着大悲咒的女孩儿面前。在三秒内抓过药物服用,慢慢脸上出现幸福的表情。女孩睁开眼睛,很漂亮的黑色瞳孔,只可惜涣散着。“不可言……”她微微念叨着。“你说的没错,八正道我做不到。”清醒过来的女孩儿抹了把脸,握住手里的小树枝。“什么时候开始嗑的?”“三年前。”“碰这玩意干什么。”“不立文字,教外别传。”“说人话。”她沉默。“……你说过你不干净。”女孩叹息。“你看我不也是吗。”挽起的袖口,静脉处一道道暗红色的伤疤狰狞。“因果轮回。要我回报你吗?我成年了,没问题的。”“不。”他回答。径直走开,留下还没什么力气的女孩。走出十米回头,女孩已然消失,药物散落一地。可惜了。药物什么的还是很贵的啊。佛说,爱恨贪嗔痴。“我走不出。”女孩咬着嘴唇,在无人看见的角落抱头痛哭。 三号街二区二间。他换了个房间。退回来的房租足够活上半个月。最近没怎么看到女孩儿。应该说近来三年。女孩消失三年了,可他总想起她。点了根形状歪歪扭扭凄惨的烟。他连烟都没得抽了。这最后一根还是从某个揉烂的烟盒子里破拆出来的。他在这里几年了?四年了。只是说期盼着从冬天最冷的三个月解放。你舍过么?坐在五楼的外楼梯扶手上,女孩荡着双腿。曾问他。那时他们已经认识快一年了。关系有些微妙,有点像是在谈恋爱。想起来他还是嗤笑。一个干黑活的,一个磕药的,绝配的组合。我舍不下。他回答。人生那么多嬉笑怒骂,谁舍得了?不过或许哪天一不小心死了就什么都舍得下了。那你看我是常人么?是。他抬眼望了望这个女孩。脏兮兮的一个小丫头,赤脚,眯着眼睛笑,低眉顺目,跟个讨好人的流浪狗似的,根本看不出来成年的样子。或许你应该回家去找你爹问问。他回答。喔。女孩简短的应了一声。甩着手里的小树枝。你我有缘,我才度你。你个磕药的还好意思说我。他逗女孩。“佛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众生,哪怕多么恶劣的坏人。在佛的眼里,所有众生都如现世父母……”女孩开始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起来。“停,停。打住。我不想听。”喔。女孩停止眉飞色舞。沉默的握着小树枝。“啊,你拿着树枝做什么。”他打破沉默。“点化众生。”女孩小声的说。“什么?”“我说我是菩萨你信吗?”“……”“没什么。我先走了。观世音菩萨会保佑你的。”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可能是死了吧。说回来,特地给她留了一些药呢。他也终于找到能换饭吃的活计了。任务是暗杀某个人,取他的舌头。匿名的信,匿名的人叫信者得。信者得(1)。不好笑的双关笑话。此去凶险。未完 (1)信者得,日语谐音是“死んじゎえ”,意思是去死吧。我不会日语我只是引用了歌词里的双关。

幻想菩萨女孩

幻想菩萨女孩背景大概在日本吧喜欢的话可以当成fellsans【拟人】xfell frisk三号街一区二间。不管怎么说,在出门丢个烟灰缸里爆满的烟蒂以及灰烬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见到了微笑的眯眼女孩。“别拿三宝论来和我套近乎。我不信佛。还是说八正道你想集个齐?”他先开口。八正道不是八种死法。女孩反驳。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方便,正念,正定,此乃八正道是也。通向涅槃重生的八种正确方式。那你看我哪条符合了?或者说哪条你符合了?女孩不言,低眉顺目,握紧了手里的小树枝。“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女孩消失在外楼梯的转弯。嗜好,酒精,性冲动。他更倾向于肉体的愉悦。毕竟对他这能不能见到明天那该死的日出都是个问题的人来说,足够了。毕竟他干的勾当都见不得人,而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狙击的对象。得过且过,醉生梦死,足够了。不过三年前那个女孩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眯着眼睛微笑,低眉顺目,满口的佛家道理,手里是万年不放的小树枝。那时他刚干完一票大的,拿了钱喝酒,喝到伤口的疼痛都难以察觉。喝醉了,又丢了钥匙,坐在住处门口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肺部和空气都浑浊的像是进了灰。天气很凉爽。那个衣衫褴褛的女孩拾到他的钥匙,并且还给了他,对于他大方的,其实是喝醉了的一张万元施舍没有拒绝,收下后笑眯眯的说着“你我有缘。”“缘屁缘。”他嘟囔,呼气带着酒液,香烟还有血的味道,晃荡的站起来。“因缘。我愿度你。”女孩依旧笑眯眯。“滚。”他骂骂咧咧的开了门便进屋,关上门,径直倒在脚垫上,睡死了。然后就是两个月。他没出门,在家养伤。伤足够深,他也没寻思明白自己怎么还没死。有人敲门,他没应。不过他顺着门镜看去,那个女孩就在不远处,朝着他微笑,赤足,依旧衣衫褴褛。口里似是在念着什么。等到兜里的钱就剩下三百円,伤也好的差不多,又接到了单子。不干活他连枪的子弹钱都支付不起。不过这次的任务并不好做。对手强大,而他伤虽好却伤了元气,四回合就几乎要败下阵来。不能用枪。他没子弹。只能背水一战了。下定论决心睁开眼睛,远处似乎看到了那个微笑的女孩儿。只三回合,对方不敌,成了刀下鬼。浑身浴血,订单主要的东西没找到,这回算是白干了。“妈的。”他骂一声。走出巷子,绕着没人的小路往住处走。女孩不知何时跟在他身后。“你杀生了。”女孩喃喃的说。“能怎样?”他反问。“你他妈跟着我干什么?”女孩沉默。随即拽过他的手,把那张万元塞在他手里,与他成反方向,走了。“我愿度你。”他分明听到在转身的瞬间,女孩轻声说。“度个屁。”他早已万劫不复。 未完。难受,睡觉。

手书做了一半网址在这里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39657手机端,评论里还会放一份先放上,不能再做了,学习要完不然容易忘x

还是要提高效率早上起来先干正事儿,写作文和作业然后剩下的时间用来干正事,复习然后再剩下的填坑

还好没打开sai!耶!

效率过低,需要提高效率

覺得新世界x12年blackhat 和17年的blackhat自攻自受好吃【喂】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有点乱七八糟的。不论是考试也好学业也好人际交往也好什么都乱七八糟的。希望之后能稍微正常一点。不过也都是日常啦。好忙啊。顺便今天告诉了同桌人活着就是为了浪费粮食的所以在没败坏完世界上的粮食之前,她这种祸害还是要遗千年。还有大概二十五天同桌滚蛋。想去配眼镜。我有希望,我不绝望。

删lof!

【先坑着】

hatetale地下世界的各位全部相互厌恶,骨兄弟关系差,鱼龙组关系差,羊爸羊妈关系也差,总之都相互厌恶就是了虽然在很久很久之前怪物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但逐渐失去希望之后地下各位的关系就逐渐霉变了所有人的lv都是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