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透人生的老咸鱼阿六/珠六

首页 UAPP 私信 归档 RSS
1/11

【整理】各种测试/生成器 产粮/脑洞/生娃/恶搞用

Paperjammy: 小8(汪): 瑜大闲闲: 哇 一单位橙子-每天坚持给后宫加柴: #不务正业产物 经过初步粗略的筛选 #可能下次闲的蛋疼了就更新了【不存在的# #我真的要开始学习了【不可能的 在线随机数字生成器【抽奖抽梗都好用】 用于肝人设【还可以当换装小游戏玩】 【注:以下未标注的话都是在shindanmaker上的,网页比较慢,建议pc食用】 cp向 【cp互动】 【cp三题】 【cp体质】 【cp一梗】 【cp开车的两个关键词】 【cp开车【bl】 【诱惑服装】 【告白场景】 【婚礼】 关键词生成 【画手脑洞关键词【三个】 【三题】 【另一个三题】 【3关键字【微抽象】 【场景视角气氛生成】 生娃/玩趴/恶搞 【abo性别及信息素气味】 【少女形象】 【男性人设】 【JJ长度测试】 【主人生成】 【爱豆【女】人设生成】 【不为人知的一面】 【奇怪的控】 【死法】 各种异世界人设 【异世界转生人设【目前看到最全的】性别身高技能属性面板等等】】 【某魔幻世界观下的角色设定测试】 配合【自动计算excel卡百度云】食用 【异世界人设生成【含职业与属性面板】】 【中世纪魔幻世界人设生成【身世描述】】 【奇幻世界攻略游戏人设【年龄种族属性职业与主角经历描述】】 【异能生成【来历能力成就】】 【魔幻世界法师人设生成【服装技能性格描述】】 【在古代的姓名号】 【奇幻生物【外貌描述】】 【猎人生成】 各种附属生成 【二次宠物【叫声外貌智商性格品种描述】】 【旗帜生成【比例样式颜色特征图案】】 【恶灵古堡】 武器 【驾驶的机甲【大小动力系统名称】】 【古风武器【含名称长度重量传说描述】】 【古风武器【材质描述 其他比较抽象】】 【二次元武器生成【仅名称】】 【武器生成【仅品种】】 【橙光游戏】【古风故事生成器【bg】】

佛为什么会流泪,不是因为佛自己的悲伤是因为普渡众生。贪心不起嗔心不起。天天旁听我妈唱佛机的佛经。总觉得被洗脑了(bu)

如果三年前的自己被现在的自己遇见了估计会被暴揍一顿唉,当年就是欠揍

打喷嚏总让人措手不及,充分暴露了一只猫的挑剔、尖酸、傲慢、无理取闹以及略带一点神经质的唧唧歪歪。 我天这句话超棒!好有意境啊一只打喷嚏但依旧保持着骄傲的猫还要傲娇的叽歪着【等等啥意思】总之就是,超棒!来源是别人的空间的一个评论,悄悄的抱过来太喜欢了,感觉像做贼一样。

幻想菩萨女孩

背景日本bgm:幻想菩萨女孩,日文不会打otz歌词引用有fell衫拟人x佛教徒fell福自我放飞产物,如果觉得看着瞎眼就评论或者私信我我改或者删掉,毕竟自己也觉得不好没弄完还打上tag让人看简直不要脸其实还是想要别人看的。佛教用语有用错的请务必告诉我,我改,毕竟也不太懂就是看了看百度百科。 三号街一区二间。不管怎么说,在出门丢个烟灰缸里爆满的烟蒂以及灰烬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见到了微笑的眯眼女孩。“别拿三宝论来和我套近乎。我不信佛。还是说八正道你想集个齐?”他先开口。八正道不是八种死法。女孩反驳。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方便,正念,正定,此乃八正道是也。通向涅槃重生的八种正确方式。那你看我哪条符合了?或者说哪条你符合了?女孩不言,低眉顺目,握紧了手里的小树枝。“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女孩消失在外楼梯的转弯。嗜好,酒精,性冲动。他更倾向于肉体的愉悦。毕竟对他这能不能见到明天那该死的日出都是个问题的人来说,足够了。毕竟他干的勾当都见不得人,而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狙击的对象。得过且过,醉生梦死,足够了。不过三年前那个女孩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眯着眼睛微笑,低眉顺目,满口的佛家道理,手里是万年不放的小树枝。那时他刚干完一票大的,拿了钱喝酒,喝到伤口的疼痛都难以察觉。喝醉了,又丢了钥匙,坐在住处门口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肺部和空气都浑浊的像是进了灰。天气很凉爽。那个衣衫褴褛的女孩拾到他的钥匙,并且还给了他,对于他大方的,其实是喝醉了的一张万元施舍没有拒绝,收下后笑眯眯的说着“你我有缘。”“缘屁缘。”他嘟囔,呼气带着酒液,香烟还有血的味道,晃荡的站起来。“因缘。我愿度你。”女孩依旧笑眯眯。“滚。脑子有问题吧。”他骂骂咧咧的开了门便进屋,关上门,径直倒在脚垫上,睡死了。然后就是两个月。他没出门,在家养伤。伤足够深,他也没寻思明白自己怎么还没死。有人敲门,他没应。不过他顺着门镜看去,那个女孩就在不远处,朝着他微笑,赤足,依旧衣衫褴褛。口里似是在念着什么。等到兜里的钱就剩下三百円,伤也好的差不多,又接到了单子。不干活他连枪的子弹钱都支付不起。不过这次的任务并不好做。对手强大,而他伤虽好却伤了元气,四回合就几乎要败下阵来。不能用枪。他没子弹。只能背水一战了。下定论决心睁开眼睛,远处似乎看到了那个微笑的女孩儿。只三回合,对方不敌,成了刀下鬼。浑身浴血,订单主要的东西没找到,这回算是白干了。“妈的。”他骂一声。走出巷子,绕着没人的小路往住处走。女孩不知何时跟在他身后。“你杀生了。”女孩喃喃的说。“能怎样?”他反问。“你他妈跟着我干什么?”女孩沉默。随即拽过他的手,把那张万元塞在他手里,与他成反方向,走了。“我愿度你。”他分明听到在转身的瞬间,女孩轻声说。“度个屁。”他早已万劫不复。这万円被他拿去买了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嗑。”他把白色的丸粒丢在浑身颤抖,被戒断反应弄得半死不活的满脸泪水的不断干呕却执着念着大悲咒的女孩儿面前。在三秒内抓过药物服用,慢慢脸上出现幸福的表情。女孩睁开眼睛,很漂亮的黑色瞳孔,只可惜涣散着。“不可言……”她微微念叨着。“你说的没错,八正道我做不到。”清醒过来的女孩儿抹了把脸,握住手里的小树枝。“什么时候开始嗑的?”“三年前。”“碰这玩意干什么。”“不立文字,教外别传。”“说人话。”她沉默。“……你说过你不干净。”女孩叹息。“你看我不也是吗。”挽起的袖口,静脉处一道道暗红色的伤疤狰狞。“因果轮回。要我回报你吗?我成年了,没问题的。”“不。”他回答。径直走开,留下还没什么力气的女孩。走出十米回头,女孩已然消失,药物散落一地。可惜了。药物什么的还是很贵的啊。佛说,爱恨贪嗔痴。“我走不出。”女孩咬着嘴唇,在无人看见的角落抱头痛哭。 三号街二区二间。他换了个房间。退回来的房租足够活上半个月。最近没怎么看到女孩儿。应该说近来三年。女孩消失三年了,可他总想起她。点了根形状歪歪扭扭凄惨的烟。他连烟都没得抽了。这最后一根还是从某个揉烂的烟盒子里破拆出来的。他在这里几年了?四年了。只是说期盼着从冬天最冷的三个月解放。你舍过么?坐在五楼的外楼梯扶手上,女孩荡着双腿。曾问他。那时他们已经认识快一年了。关系有些微妙,有点像是在谈恋爱。想起来他还是嗤笑。一个干黑活的,一个磕药的,绝配的组合。我舍不下。他回答。人生那么多嬉笑怒骂,谁舍得了?不过或许哪天一不小心死了就什么都舍得下了。那你看我是常人么?是。他抬眼望了望这个女孩。脏兮兮的一个小丫头,赤脚,眯着眼睛笑,低眉顺目,跟个讨好人的流浪狗似的,根本看不出来成年的样子。或许你应该回家去找你爹问问。他回答。喔。女孩简短的应了一声。甩着手里的小树枝。你我有缘,我才度你。你个磕药的还好意思说我。他逗女孩。“佛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众生,哪怕多么恶劣的坏人。在佛的眼里,所有众生都如现世父母……”女孩开始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起来。“停,停。打住。我不想听。”喔。女孩停止眉飞色舞。沉默的握着小树枝。“啊,你拿着树枝做什么。”他打破沉默。“点化众生。”女孩小声的说。“什么?”“没什么。我先走了。观世音菩萨会保佑你的。”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可能是死了吧。说回来,特地给她留了一些药呢。他也终于找到能换饭吃的活计了。任务是暗杀某个人,取他的舌头。匿名的信,匿名的人叫信者得。信者得(1)。不好笑的双关笑话。此去凶险。 未完待续。 (1)信者得,日语谐音是“死んじゎえ”,意思是去死吧。我不会日语我只是引用了歌词里的双关。

幻想菩萨女孩

顺便,bgm也是这个,幻想菩萨女孩,超好听,安利。歌词有引用。 这万円被他拿去买了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嗑。”他把白色的丸粒丢在浑身颤抖,被戒断反应弄得半死不活的满脸泪水的不断干呕却执着念着大悲咒的女孩儿面前。在三秒内抓过药物服用,慢慢脸上出现幸福的表情。女孩睁开眼睛,很漂亮的黑色瞳孔,只可惜涣散着。“不可言……”她微微念叨着。“你说的没错,八正道我做不到。”清醒过来的女孩儿抹了把脸,握住手里的小树枝。“什么时候开始嗑的?”“三年前。”“碰这玩意干什么。”“不立文字,教外别传。”“说人话。”她沉默。“……你说过你不干净。”女孩叹息。“你看我不也是吗。”挽起的袖口,静脉处一道道暗红色的伤疤狰狞。“因果轮回。要我回报你吗?我成年了,没问题的。”“不。”他回答。径直走开,留下还没什么力气的女孩。走出十米回头,女孩已然消失,药物散落一地。可惜了。药物什么的还是很贵的啊。佛说,爱恨贪嗔痴。“我走不出。”女孩咬着嘴唇,在无人看见的角落抱头痛哭。 三号街二区二间。他换了个房间。退回来的房租足够活上半个月。最近没怎么看到女孩儿。应该说近来三年。女孩消失三年了,可他总想起她。点了根形状歪歪扭扭凄惨的烟。他连烟都没得抽了。这最后一根还是从某个揉烂的烟盒子里破拆出来的。他在这里几年了?四年了。只是说期盼着从冬天最冷的三个月解放。你舍过么?坐在五楼的外楼梯扶手上,女孩荡着双腿。曾问他。那时他们已经认识快一年了。关系有些微妙,有点像是在谈恋爱。想起来他还是嗤笑。一个干黑活的,一个磕药的,绝配的组合。我舍不下。他回答。人生那么多嬉笑怒骂,谁舍得了?不过或许哪天一不小心死了就什么都舍得下了。那你看我是常人么?是。他抬眼望了望这个女孩。脏兮兮的一个小丫头,赤脚,眯着眼睛笑,低眉顺目,跟个讨好人的流浪狗似的,根本看不出来成年的样子。或许你应该回家去找你爹问问。他回答。喔。女孩简短的应了一声。甩着手里的小树枝。你我有缘,我才度你。你个磕药的还好意思说我。他逗女孩。“佛不会舍弃任何一个众生,哪怕多么恶劣的坏人。在佛的眼里,所有众生都如现世父母……”女孩开始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起来。“停,停。打住。我不想听。”喔。女孩停止眉飞色舞。沉默的握着小树枝。“啊,你拿着树枝做什么。”他打破沉默。“点化众生。”女孩小声的说。“什么?”“我说我是菩萨你信吗?”“……”“没什么。我先走了。观世音菩萨会保佑你的。”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可能是死了吧。说回来,特地给她留了一些药呢。他也终于找到能换饭吃的活计了。任务是暗杀某个人,取他的舌头。匿名的信,匿名的人叫信者得。信者得(1)。不好笑的双关笑话。此去凶险。未完 (1)信者得,日语谐音是“死んじゎえ”,意思是去死吧。我不会日语我只是引用了歌词里的双关。

幻想菩萨女孩

幻想菩萨女孩背景大概在日本吧喜欢的话可以当成fellsans【拟人】xfell frisk三号街一区二间。不管怎么说,在出门丢个烟灰缸里爆满的烟蒂以及灰烬的时候,好巧不巧的见到了微笑的眯眼女孩。“别拿三宝论来和我套近乎。我不信佛。还是说八正道你想集个齐?”他先开口。八正道不是八种死法。女孩反驳。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方便,正念,正定,此乃八正道是也。通向涅槃重生的八种正确方式。那你看我哪条符合了?或者说哪条你符合了?女孩不言,低眉顺目,握紧了手里的小树枝。“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女孩消失在外楼梯的转弯。嗜好,酒精,性冲动。他更倾向于肉体的愉悦。毕竟对他这能不能见到明天那该死的日出都是个问题的人来说,足够了。毕竟他干的勾当都见不得人,而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狙击的对象。得过且过,醉生梦死,足够了。不过三年前那个女孩出现在他的生活里,眯着眼睛微笑,低眉顺目,满口的佛家道理,手里是万年不放的小树枝。那时他刚干完一票大的,拿了钱喝酒,喝到伤口的疼痛都难以察觉。喝醉了,又丢了钥匙,坐在住处门口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肺部和空气都浑浊的像是进了灰。天气很凉爽。那个衣衫褴褛的女孩拾到他的钥匙,并且还给了他,对于他大方的,其实是喝醉了的一张万元施舍没有拒绝,收下后笑眯眯的说着“你我有缘。”“缘屁缘。”他嘟囔,呼气带着酒液,香烟还有血的味道,晃荡的站起来。“因缘。我愿度你。”女孩依旧笑眯眯。“滚。”他骂骂咧咧的开了门便进屋,关上门,径直倒在脚垫上,睡死了。然后就是两个月。他没出门,在家养伤。伤足够深,他也没寻思明白自己怎么还没死。有人敲门,他没应。不过他顺着门镜看去,那个女孩就在不远处,朝着他微笑,赤足,依旧衣衫褴褛。口里似是在念着什么。等到兜里的钱就剩下三百円,伤也好的差不多,又接到了单子。不干活他连枪的子弹钱都支付不起。不过这次的任务并不好做。对手强大,而他伤虽好却伤了元气,四回合就几乎要败下阵来。不能用枪。他没子弹。只能背水一战了。下定论决心睁开眼睛,远处似乎看到了那个微笑的女孩儿。只三回合,对方不敌,成了刀下鬼。浑身浴血,订单主要的东西没找到,这回算是白干了。“妈的。”他骂一声。走出巷子,绕着没人的小路往住处走。女孩不知何时跟在他身后。“你杀生了。”女孩喃喃的说。“能怎样?”他反问。“你他妈跟着我干什么?”女孩沉默。随即拽过他的手,把那张万元塞在他手里,与他成反方向,走了。“我愿度你。”他分明听到在转身的瞬间,女孩轻声说。“度个屁。”他早已万劫不复。 未完。难受,睡觉。

手书做了一半网址在这里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39657手机端,评论里还会放一份先放上,不能再做了,学习要完不然容易忘x

还是要提高效率早上起来先干正事儿,写作文和作业然后剩下的时间用来干正事,复习然后再剩下的填坑

还好没打开sai!耶!

效率过低,需要提高效率

覺得新世界x12年blackhat 和17年的blackhat自攻自受好吃【喂】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有点乱七八糟的。不论是考试也好学业也好人际交往也好什么都乱七八糟的。希望之后能稍微正常一点。不过也都是日常啦。好忙啊。顺便今天告诉了同桌人活着就是为了浪费粮食的所以在没败坏完世界上的粮食之前,她这种祸害还是要遗千年。还有大概二十五天同桌滚蛋。想去配眼镜。我有希望,我不绝望。

删lof!

【先坑着】

hatetale地下世界的各位全部相互厌恶,骨兄弟关系差,鱼龙组关系差,羊爸羊妈关系也差,总之都相互厌恶就是了虽然在很久很久之前怪物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但逐渐失去希望之后地下各位的关系就逐渐霉变了所有人的lv都是零,

【先坑着】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抱歉。”想到当boss说出这句话的表情,sans就忍不住吃吃的笑起来。“你还好吗?”那个黑红毛衣的男孩扶起跌倒在一边的他。是那个诡异的家伙。男孩想。衣服上亮晶晶别针挂着的小牌子,有男孩的名字。“Frisk——对吧——”他眯缝着眼睛,

Picnic by the Motorway【先坑着】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抱歉。”sans想像了当boss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想着想着他吃吃的笑起来。“你在笑什么?”“啊,b……boss!对不起……”他熟练把笑容吞进肚子里,继续在颅骨上画着玫瑰。暗褐色的玫瑰,准确来说他一直以来画的都是是现代切花月季和玫瑰的结合体。他的脸上有伤,身上也有——昨天他喝了个烂醉,还和别人打了起来,就是因为那个人不小心碰花了他的玫瑰,他立时就抡起了身旁一个酒鬼的伏特加瓶子砸了过去。然后?就打起来了。小个头的他打架并不占便宜,几乎全程都在挨揍。当保安抑制住这场捣乱的时候他已经挂花,但点了杯冰啤酒喝下去连冰块儿都嘎嘣嘎嘣嚼了下肚他也就没有那种想要亲手杀了那个人的冲动。boss穿好衣服,他放下画了一半的玫瑰从镜子前起身,在boss套西服的空隙踮起脚给他打领带。

Can't get enough【先坑着】

BGM:Can't get enough——Suede 本来不想涉及到人类的,但是一个不小心啊……不小心!Frisk第一次来到酒吧这种地方。高中二年生,十八岁的他,成年礼就这么被自己不负责任的大二老哥Chara带到了这种地方。他在这里格格不入,外套是根本来不及换下的校服外套,里面是大了一号的Chara随便给拿的一件黑红条毛衣,里面穿的校服被他塞进了背包里。他拘谨的坐在自己老哥身边,纯的像袋儿没被撕开的鲜牛奶

She【先坑着】

BGM:She——Suede sans。他的颅骨上依旧画着那支玫瑰。眼影倒是换了个颜色,眼尾红被什么擦掉了点似的,有点不符合规则的杂乱。他的高跟鞋,黄铜的金属钉反射着霓虹灯的光,他走起路来像个冷酷无情的杀手。 现在他骄傲的翘着二郎腿,坐在吧台上。鞋跟套着项圈牵引绳陷在一只可以旋转移动带滑轮的皮面吧台椅里,百无聊赖的,仅仅是一边抽着烟,摆弄着牵引绳柔软而又韧性的皮子,对所有前来撩骚的男人都用一句劈头盖脸的“fxxk off”赶走。

Starcrazy【先坑着】

sans为自己感到疯狂。他在颅骨上一遍一遍的画着玫瑰,直到眉笔在那留下一个淡淡的永远擦不掉的灰印。他用力的涂抹着口红,让那些玫瑰的花瓣红艳的狠,就算一个不小心口红断裂掉落在地,他也会捡起那断掉的半根,指骨碾掉断口的碎渣。当那支鲜红色的口红被他使用殆尽,他换了颜色稍微暗一些的。玫瑰花放久了是一定会变色的,准确来说是现代鲜切月季。他就顶着这种奇异的妆容。大概只会有在演戏的时候才会亲手擦去那支玫瑰。现在那枝玫瑰是凝固了的血一样的红。暗红。他用厚重的眼影掩盖自己哭红了的眼,昨天他嗑的药数量有点多,总量有点杂,完全不记得什么时候哭过。多么疯狂啊,他追逐着他自己的记忆,却发现是一片空白。他还记得他第一次以这种妆容出现在公众面前。玫瑰是boss给自己画的,用了红到炸眼的口红,还有夸张的眼影。自己的心情倒是不记得了,倒是记得boss很满意。还有一个崭新的,红色牛皮的项圈,也就是现在他脖子上带着的这个,有点陈旧了。?

堆一下拉郎的tom猫x灰太狼【bu】打赌输了的结果设定大概是两个情报人员tom依旧在捉老鼠代号是猫等到灰太狼依旧在捉羊代号是狼不过很可惜因为没能成功击杀目标俩人都被阻止开除憋憋屈屈喝了个烂醉的狼还有明显心灰意冷不过依旧在酒吧撩妹的猫就这么碰到了一起之后就没想过了

悄悄问一句神厨小福贵的同人文会有人看嘛x【我估计没有】。激动到自己喂了自己一口tom猫x灰太狼的拉郎cp。【bu】

脑洞,存一下,贩毒的fellsans,把毒【】品藏在尾椎部分但被当成了站街,黄暴的脑洞吧大概还有就是自家的流浪狗,依旧是贩毒,不过是把粒状的嵌在了骨盆里,【密集地像虫卵一样的排列】,在地铁站里哭唧唧的被搜身【并不】每次一把脑洞发出来脑洞就干涸了,真棒虫卵浑身痒痒去他妈的啦:D【说好了不说脏话的呢!x】

去他妈了个巴子的开学季清了一下午雪感觉腿部毫无知觉我要瘫痪了——【bu】